北京那一夜不堪回首

2004年7月,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友L君从加拿大多伦多回国探亲,而同

期我正好受公司的指派去北京出差。于是乎,先L君一步到北京的我,顺便给L

君在海淀区的某四星级宾馆开了房间。由于我的要求,L君的房间在我隔壁。

安排好了房间,时间已过中午,L君的所乘的飞机半个小时之后即将抵达北

京。由于我们曾经在电话中约定,由他请客在北京潇洒几天,所以怀着色狼之心

的我便藉机到宾馆一楼的超市内购买了两盒杰士帮(安全套,很有名的品牌)。

出于爽自己,害别人的目的,我挑的杰士帮都是浮点型的。

7月的北京天气热得要死,脱光衣服走进浴室,刚沖凉到一半,L君的电话

就打进了我的手机。简单交待了宾馆所处的地址和房间号码之后,我草草的擦了

身子,等待着与好友的久别重逢。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L君便敲响了我的房门。

简单寒暄了几句,两个老色狼便急不可待的研究起了寻花问柳的行动计划。

就在我们还没决定到底去哪里HAPPY的时候,宾馆房间的内线电话突然

响了起来。

「肯定是主动上门的小姐!」

L君和我没少在宾馆叫鸡,这种情况倒也司空见惯了。早就听说北京的宾馆

鸡档次很高,素质一流,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尝试,想不到今天就可以美梦成真了。

「您好,请问先生需要特殊服务么?」

果然不出所料,电话那端传来来了一个甜美的声音。由于电话开着免提,我

和L君都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凭着多年的叫鸡经验,我和L君都可以肯定,这

个声音要是换成叫床的话,那简直就会让人浑身酥麻。

交换了一下眼神,我立刻轻车熟路的问到:「什么价位?」

「由于服务水平和项目的不同,价位在您选中满意的服务人员之后面议!」

不愧是他妈的首都,连小姐说话的素质都这么高。要是在我们的老家,一听

有门儿,那边立刻就潮水一般的自报服务项目和价位了。

「那你就把服务人员带上来吧!尽量多带几个,选择的余地也大些,免得麻

烦!」

小小的暗示了对方一下,我们并不是没有经验的傻小子,随即挂上了电话。

打开电视没有多久,门口处便响起了门铃声。

「谁?」

明知道是货到了,可我还是隔着门镜看到了四个女孩之后才打开了房门。毕

竟不是在自己老家的一亩三分地,万一出点意外,我们可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了。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总是没错的。

「先生您好!是您需要服务吗?」

门开处,四个靓丽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逐个打量了四个女孩的相貌,哥

们心中不禁一阵狂喜。要说叫鸡,哥们也不是第一次了,可长得这么水灵的嫩鸡,

哥们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连忙把四个女孩让进房间,随手关好房门,我和L君一

起仔细做起了进一步的观察。

说实话,这四个女孩的长相都十分养眼,特点也是各有千秋。

为首的一个身高至少在一米七上下,穿着一双精致的高跟凉托,露着白玉般

的美趾。在高跟凉托的支撑下,她的个子比我这个一米七五的男人还要高出一块。

这妞的体形更是绝对的苗条,小蛮腰充其量不到一尺七,细得简直一臂可圈,

而且短裙下的大腿修长笔直,黑色蕾丝的吊带小衫更显皮肤的白皙,披肩长发,

怎么看都和T台上的模特不相上下。

可惜这妞只有一点缺憾,那就是咪咪有些小,虽然不是飞机场,但也绝对一

手可以掌握。

第二个妞的个子不高,属于小巧玲珑型的,大概有一米六五左右。虽然身材

不高挑,但长相比之高个的那个妞却妖艳了许多。而且这妞一双豪乳,蜂腰翘臀,

眉目含春,一看就是床上功夫了得的超级骚货。更为重要的是,这妞的年龄眼看

着比其他三个女孩大了几岁,伺候男人的经验也一定十分丰富,玩起来肯定爽快

异常。而且……听进门后的问好声就知道,这妞就是打来电话联系生意的那个。

第三个妞和第四个妞基本属于长相中上,但体形优美的类型。若是扔到我们

老家那边,绝对属于紧俏商品,可跟前面的两个妞一比,她们俩的姿色就要差了

许多。

所以很快的,我和L君便选定了第一个和第二个女孩,其余的两个女孩见生

意没了也不失望,微笑着道了声「再见」,便礼貌的离开了房间。看着她们俩的

背影,我心理不由得一阵感叹:「这他妈的就是素质啊!要是换成老家那边的小

姐,选不中早就给客人脸色看了!」

关好房门,我和L君却产生了分歧。他和我都想要那个声音甜美的矮个女孩,

最后在协商之下,吃人家的嘴软,我不得不退让了一步,把矮个女孩让给了L君。

但L君也答应我,明天晚上再找这两个女孩包夜,好互换着品尝一番。

送走了L君和矮个女孩,我锁好房门,淫笑着走向了这个高个的女孩。

「叫什么啊?」

我搂着她坐到床边,一只手开始不老实的摸上了她的大腿。虽然我现在有些

色急,可一句话不说,直接操枪上马也未免太没品位了。小小的调情一番还是必

要的,不能让人家北京鸡看轻了我们这些东北爷们不是?!

「闻馨,新闻的闻,温馨的馨!」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原来这个妞嗓音的甜美程度绝对不在L君的那个

矮个妞之下。我在心里欢唿一声,暗自高兴捡到宝了。

「多大了啊?哪里人?」

我嘴上还在问着,手已经老实不客气的探进了闻馨的黑色吊带小衫。一摸之

下我不禁有些惊喜,这个小骚货竟然没有带胸罩,小衫之内空无一物,我的手没

费吹灰之力便抚上了一座柔软的肉峰。摸着闻馨的咪咪,我的小JJ立刻有了反

应,这妞的咪咪虽然不大,可手感却是极佳,柔软得几乎如油似水,而且柔软中

还带着少女天生的弹性。

「2……20了,哎哟……哈,哈尔滨人!」

闻馨虽然没有反对我的侵入,可身体还是明显的颤抖了一下,说话声也变得

断断续续起来。虽然我可以肯定这妞绝对不是处女,可她身体的敏感程度告诉我,

这妞入行的年头并不很长。玩了这么多年的小姐,这点判断能力哥们还是有的。

「哟,还是个东北老乡呢!」

我一边故作惊喜的套着近乎,一边开始轻轻的揉搓起闻馨的椒乳来。虽然这

种套近乎的手段并不能使我少花一分钱,可对于小姐接下来的配合程度还是有帮

助的。毕竟让她在心理上亲近自己一层,总比她产生抗拒要好得多。哥们就曾经

靠着满嘴的近乎,让一个小姐在正常的服务之外,免费让我插了一把后庭。

「先生也是东北人吗?」

闻馨显然也不想让话题陷入尴尬,于是便藉着我的话跟了下来。

「别先生先生的,按东北的习惯,叫大哥吧!我听着舒服!」

话越唠越近,我的手也从温馨的左胸挪到了右胸。此时我的小弟弟已经支起

了帐篷,显然是有些急不可待了。温馨用余光发现了我的身体变化,很乖巧的用

一只纤手隔着裤子抚摸起我的小弟弟来。这一下我可把持不住了,浑身上下立刻

充满了慾火,轻轻的将闻馨推倒在床上,我立刻凑上前去,品尝起了她的香唇。

闻馨的香唇并没有涂抹唇彩和杂七杂八的化妆品,倒是很合我的胃口。哥们

一向讨厌油煳煳的唇彩和润唇膏,因为那总是让我觉得啃的是两块化学制剂,而

不是香滑的朱唇。

「嗯……」

闻馨轻哼了一声,微微闭上了双眼,脸上满是娇羞的红润。这种玩高级鸡的

感觉就是不一样,甚至让我觉不出是在叫鸡,而彷彿是在和自己的小情人偷欢。

虽然闻馨的表情有可能是装出来的,可就凭这演技也比老家那些一上来就主

动脱下裤衩,嘴里高唿着「老公我爱你」的小姐强上百倍了。

「大哥!我想沖个凉……」

就在我将闻馨的黑色小衫褪到一半,即将欣赏到她的那对小肉球时,闻馨突

然娇滴滴的请求去浴室沖凉。她的请求让我心中一动,暗自高兴起来。一想到一

次鸳鸯浴就这样简单的被老子骗到手时,我立刻忍住慾火,答应了她的请求。

我的善解人意让闻馨十分满意,她羞答答的主动吻了我一下,便起身走进了

浴室。我并没有急着跟上去,而是在浴室响起水声之后才脱光衣服,蹑手蹑脚的

朝浴室摸了过去。

「靠,小骚货,看来你是不介意和我洗鸳鸯浴啊!」

轻轻拧动了浴室的球形门锁,我发现闻馨竟然没有在里面反锁浴室门,这不

禁让我的兽慾更加强烈了几分。勐地推开浴室门,我冲上前,一把抱住了背对着

我的闻馨,双手随即紧紧的扣上了她的双峰。

「啊!」

虽然明知道是我在背后搞鬼,闻馨还是下意识的尖叫了一声。闻馨的嗓音本

就十分甜美,再加上水流滋润下的双峰细腻柔滑,手感极佳,我的小弟弟立刻被

刺激得一柱擎天,毫不客气的顶上了闻馨的翘臀。

「宝宝,我陪你一起洗好不好?」

虽然嘴上是询问的语调,可我手上的行动却丝毫没给闻馨留下拒绝的余地。

我一手捞起她那双修长的美腿,一手穿过闻馨的后背,按在她的乳峰之上,

略一用力便将闻馨放入了浴盆之中,自己也紧跟着跨进了浴盆。

「就知道你不会老老实实的等着!」

闻馨故作娇嗔的白了我一眼,随即便羞涩的给自己擦起了香皂。我一见闻馨

默许了我的闯入,兴致立刻涨得老高,一把抢过香皂,轻轻的在闻馨身上滑动了

起来。闻馨显然被我抚摸式的动作搞得有些动情,一双秀目逐渐缓缓的合上,鼻

子中开始发出轻微的浅哼,气息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舒服么?宝贝!」

「嗯!」

「宝贝你的乳房好漂亮啊!」

「尽骗人,比我漂亮的你不知道摸过多少了吧?」

随着时断时续的调情,我一边擦着香皂,一边仔细打量着闻馨的身体。这个

女孩没脱衣服就已经是姿色惊人了,现在的她一丝不挂,玉体横陈更是美艳得不

可方物。一对并不高耸的椒乳弹性十足,却又柔软似水,没有一丁点的硬块,玫

瑰色的乳头小巧如豆,微微挺起,乳晕的椭圆形边际十分整齐,大小适中,简直

就是乳中极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