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蓄谋已久1V1醋加四勺慕双 乖这必须灌浓精H

我老婆今年30岁,我们结婚五年来,我一直以为她只是稍微有点冷感,没想到半年前被我无意中发现她不但不是冷感,而且还有暴露狂。原来正常性行为是无法满足她的性需求。 那天晚上我老婆加班,大约十点半时我突然想到18楼天台透透气,搬来这么久也没有上去看一看。信步走到F栋的楼梯间时,(我住D栋)发现电梯机房那层好像有人声,好奇心驱使下,前去探个究竟。却听到一男一女淫秽的对话。女的好像求那男的干她,但是男的却故意戏弄她,并且要求她做出种种下流的动作,只要女的到天台上爬一圈,就答应干她。 我听到他们往下走的声音,便急忙退到天台,躲到角落的大型的排风管后面。过一会儿,看到一个男的探头望了望天台,接着看到一个全身光溜溜的女人像狗一样的爬出来,而且屁股后吊着一双高跟鞋,显然鞋跟分别插进她的肛门与阴道里。她好像怕高跟鞋会掉出来,所以并不敢爬得太快,偶而伸手扶着插在屁股上的高跟鞋。等到她爬回到楼梯间门口时,那男的还踢掉拖鞋用脚趾去揉女人的乳房,并且一手扯着女人的长发,后来那女人还用嘴去吸吮男的脚趾头。后来那男的好像骂了一句话(我隐约听到有「贱女人」三个字。),又咕哝了几句话,女人便仰起了头,张开嘴巴去迎接男的吐给她的口水,显然她全数都吞进去了,后来他们就又回到了原先的地方。 我当时全身僵硬,呼吸困难,头部好像受到重击般的嗡嗡做响。虽然我不认识那男人,可是那女的我却很熟,她是──我老婆。虽然天色很暗,但是那头长发及那个脸蛋分明就是和我结婚五年的老婆。 (她……她不是在公司加班吗?怎么会这样?她是被逼的吗?可是她刚刚自己要求那男人干她呀?他们这样的关系有多久了?他们是不是常常在这里偷情?那男的是谁?我是不是要去阻止他们?我该怎么办?)我们这栋大厦才完工一年多而已,我们搬来也才4个多月(事发当时),现在进住户数还不满三成半,天台很少会有人上来的。 我不知愣了多久,脑子乱哄哄的踱到那楼梯间门口,犹豫着要不要将这对奸夫淫妇揪出来。这时听到我老婆隐隐约约的呻吟声,这晴天霹雳令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应付,后来我就像行尸走肉般的,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家中,不想再继续窥探,也没有揭穿他们,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大约11点半时,我老婆回来了,看到我躺在床上没有睡着,便说道:「唉呦!累昏了,我老板今天不知发什么飙,害得我们这小组快累翻了!」说完后,看我也没什么反应,就跑去洗澡了。那一整晚我没有睡着,脑筋里头胡思乱想着,种种不切实际的想法纷纷涌上心头。 自从在天台发现我老婆的奸情与变态行为后,报复的念头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里。曾经设想过很多的手段,甚至想过要找几个不良少年将男的痛殴一顿,再将我老婆狠狠的轮奸。但是理智都告诉我这不可行,况且我又不认识什么黑道人物,后遗症也很大。而且,话说回来,我也不是一个狠心的人,虽然头几天愤恨难平,但是几天后就较理性下来了,同时我也决定用传统的方法来处理。 首先,这一阵子都不和老婆性交(反正本来就不常做),既然她这么淫荡,一定会忍不住,总有被我再逮到的机会。至于这段婚姻我认为维持不下去了,总不能我戴了绿帽还让他们这对狗男女好过。我打算会同警方抓奸,弄得他俩身败名裂。我曾打电话到警局询问抓奸事宜,但是得到的回答却使我很灰心。反正警察他们的心态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推托了一堆什么认定的问题啦……不是他们的义务啦……只能站在公证人的立场啦……人、事、地的认定问题啦……管区问题啦……等等,听得我糊里糊涂的,总之要明确的地点与发生在他们的辖区才可以配合。 因为我的工作自主性较高,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我几乎无心在工作上,只要我老婆要加班的日子,我就特别警戒。为了怕打草惊蛇,我也不敢打电话到她公司求证(以前从没打过),索性到她公司附近监视(那真是苦差事,闪闪躲躲的,好像做亏心事的人是我一样。),跟踪了几次也都没什么异常。 终于在两个星期后的某一天晚上约七点半时,看到我老婆行色匆匆的下楼,拦了一部计程车就走了,我内心肯定她一定是去会奸夫,因为她自己有开车干嘛坐计程车。于是我赶紧戴上安全帽,骑车远远的跟踪她。 不久碰到交流道,当我从机车道转出来时,却发现一、二十辆的计程车挤在汽车专用的便桥上,等我赶到便桥的另一头时,却发现跟丢了。这时我心急如焚,我知道她不是回家去(她妈的!肯定是和奸夫到某宾馆销魂。),虽然快气炸了,却又莫可奈何。于附近绕了几圈毫无所获后,只好悻悻然的回家了。 回到家里打开了电视机,虽然眼睛盯着萤幕,可是脑中出现的都是那天在天台上看到的画面。后来实在受不了这种煎熬,也不管会不会打草惊蛇,大概在九点半时CALL我老婆的机子。但是一直到十点多还是没有回电,我也不敢再CALL一次(小不忍则乱大谋)。 终于在11点多时我老婆回来了。她看到我坐在客厅看电视便说道: 「家里还有没有四号电池,我CALL机没电了。」(妈的!还真贼!先发制人!)「抽屉找找看,你路上不会顺便买吗?」「我快到家才发现的,我想家里应该还有,先用完再买呀!」当我转头和她说话时,发现她鹅黄色衬衫有水渍,而且裙摆也有。当她不安的眼神与我接触时,赶紧别过头去,并且走到矮柜旁说道: 「那……我找找看!」其实我也不想现在就拆穿她,替她圆场的说道: 「难怪我CALL你都没回!」「喔……你没有打电话到公司找我吗?」 (试探性的口吻)「没有!也没什么事,本来是想叫你顺便带一条烟回来,既然你在忙那就算了。」她如释重负的说道: 「唉~你还真懒!」(妈的!反客为主了。)「你看!同事弄翻了茶泼了我一身,不知洗得掉洗不掉。」「喔………」我假装漠不关心的回答她。 我很讶异自己怎么会有这般『忍』的功夫,这顶绿帽保证是全世界最绿、最亮的。若不是我太低估这淫妇的反应能力,就是他们已经套好招了,要不然就是她真的『够淫贱』,让她可以毫无罪恶感的应付过去。 后来她匆匆忙忙的去洗澡,就这样西线无战事的过了这一晚。 之后,我又去她公司监视了两次也无所获,心里正盘算着要请专业的征信公司来调查。 这一天她扣我手机说要她要加班,我也无心跟踪,公事处理完后,大约九点我就回到家。当车子快到大门口时,却意外的碰到我老婆,她露出讶异与尴尬的表情看着我,我将车停了下来,叫她上车(我的车用地下停车场车位,我老婆的车停外头。)。 「你的车停很远吗?」「诶……对……」她有点尴尬的说。 「我想走一段路运动一下。」「今天不是要加班?」「对……不过没什么事就早一点回来了。」(骗啸诶!没什么事干嘛加班!老板钱多啊!而且要运动随时可以,干嘛将车停那么远。)我想这其中必有隐情,于是我不动声色,在电梯中对她说: 「我待会还要出去,南投那边跟客户有约,可能要喝一点酒,我看两点以前回不来了。」「怎么要那么晚?」「没办法!那老兄就是这时才有空,况且不陪他喝一点小酒,他是不会爽快的。」「喔……待会少喝些!」「我也希望啊!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进屋后,我故意拖拖拉拉的,而她衣服也不换掉,看电视也心不在焉的。 我看看时间也快九点半了,向她表示再二十分我就要出发了。这时她说要先出去倒个垃圾。 于是我在五分钟后出门,故意将车停在两条街外,然后走回来。将机子都关到静音,故意从A栋的电梯上到顶楼,躲在楼梯间的安全门后,这个角度可以使我看到对面D、E、F栋的情况。过了十分钟却没有什么动静,突然,我的手机振动起来,我正想将讯号切掉时,突然一个念头冒出来,于是按了通话键,以手捂着嘴及手机,对方传来我老婆的声音: 「喂!~~你到那里了?」「快要到快速道路了。」为了怕回音我尽量压低声音。

发表评论